高通起訴蘋果尋求在華禁售iPhone 業內:都是套路

■本報記者 馬燕索羅斯說,美國文化的核心是科技和金錢。當今美國兩大科技巨頭高通和蘋果之間,就上演了為錢而戰的連續劇,並且戰火愈演愈烈。據媒體報道,高通在中國針對蘋果公司發起訴訟,旨在禁止後者在中國市場上銷售和製造iPhone。據悉,高通就三項非標準基本專利起訴蘋果,這三項專利涉及到iPhone的電源管理、Force Touch等領域。目前高通已在9月29日向法庭提起了上述指控,也正在請求美國當局對某些版本的iPhone頒布進口禁令以對其進行限制。中國市場對於蘋果公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這是迄今為止這家芯片廠商對蘋果公司發起的最大攻擊。對此,蘋果公司回應稱,在和高通的多年持續談判中,這些專利從沒有被討論過,事實上也只是在過去幾個月內才給予的。“世界各地的監管部門判定高通多年來濫用其地位。這一指控沒有價值,相信和高通其他的法庭手段一樣,這次的法律行為也會以失敗而告終。”高通發起最強攻擊若勝訴將沉重打擊蘋果蘋果公司與高通之間的鬥法始於今年1月份,當時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指稱高通強迫蘋果公司使用其基帶芯片以收取更高的專利使用費;3天後,蘋果公司對高通發起了索賠10億美元的訴訟。對此,高通指控蘋果公司歪曲事實,聲稱將發起反訴。自這場糾紛開始以來,蘋果公司一直都在扣發高通專利使用費,而此前在今年5月份,有報道稱高通尋求推進一項美國iPhone進口禁令。另外,蘋果公司還指示其供應商也不要向高通支付專利使用費。因而,高通起訴了富士康集團等4家拒付專利費的蘋果代工廠。高通總裁艾伯利曾公開表示,高通與蘋果爆發專利授權糾紛,對代工廠夾在中間感到遺憾,但不會影響到雙方合作關係。訴訟戰火也燒到了中國大陸市場,高通向北京智慧財產法院提出訴訟,希望封殺蘋果iPhone手機在中國大陸的銷售與製造。根據蘋果財報公布的數據,蘋果去年的2156億美元的全球營收中有22.5%來自大中華區市場,而蘋果有接近三分之二的營收來自iPhone。所以高通這次要是真的勝訴,對於蘋果來說可以算是最沉重的打擊。科技巨頭為錢而戰利益攸關寸步不讓IHS Technology中國研究總監王陽在與《證券日報》記者交流時表示,高通之所以放出大招源於公司壓力大。雖然高通大部分銷售額都來自於生產手機芯片,但大多數盈利則來自於收取專利使用費,這些專利覆蓋了所有現代手機系統的基本專利。有分析師指出,高通每年原本可從蘋果拿到20億美元左右的專利使用費。但是受到了與蘋果訴訟的不良影響,蘋果代工廠未能如約支付專利使用費,而該筆費用在2016年3季度為7億美元。蘋果4月底曾表示在雙方解決法律糾紛之前,將停止支付高通與iPhone有關的權利金。這直接導致高通被迫下修2017會計年度第3季財務展望。高通坦言,由於蘋果扣留應付給合約製造商的權利金,致使合約製造商無法支付高通相關權利金。實際上,此番爭議對雙方而言可謂都是利益攸關,也因此高通和蘋果此次力戰都寸步不讓。在高通而言,專利費是其利潤的重要來源;而對蘋果而言,iPhone的高利潤是蘋果每年利潤的核心,所以它奮力避免任何情況的利潤減少。而專利費確實是其一筆龐大的支出。就在上周,即將退休的蘋果公司首席律師布魯斯・斯維爾在接受採訪時詳細描述了兩家公司之間的衝突。簡而言之,他表示高通芯片給蘋果公司帶來的成本約為每部iPhone手機18美元,外加售價的5%,而蘋果公司認為這個數字過高了。巨頭專利費博弈或需5年才能解決不過,業內普遍推測,高通此舉的目的應該是“以戰逼和”,蘋果停賣iPhone可能性低。王陽稱,就算一審判高通勝,蘋果還可以上訴,所以蘋果停售不太可能。“實際上這些都是套路,大家告來告去都是在增加談判的籌碼。”而高通和蘋果此戰命運如何,要看中國法院怎麼判。知名知識產權律師游雲庭昨日在與《證券日報》記者交流此案看法時表示,這會是一個時間很長的全世界範圍內的博弈,應該需要3年到5年的時間才能解決這些問題,對於結果,目前不確定性比較大。他指出,高通和蘋果的訴訟,實際是對於專利授權費用的一個博弈。除了專利法上的訴訟博弈,雙方還會通過反壟斷法和反不正當競爭法進行博弈

“高通起訴蘋果專利侵權,蘋果正常情況下在專利法上的防守手段是,向國家專利複審委提起專利無效申請。即便國家專利複審委作出裁決后,敗訴的一方還可以通過訴訟對裁決結果尋求司法救濟。通常,專利無效的結果走完全部程序需要一年以上的時間。在此期間,蘋果可能還會起訴高通,違反反壟斷法,違反專利授權的公平原則,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游雲庭表示。游雲庭還認為,目前,這個博弈的戰場不僅僅是在美國,也在中國,可能在蘋果手機主要銷售的市場都會有訴訟爭議。在中國開展的專利訴訟只是雙方交鋒非常多環節中的一環。這個結果受其他博弈結果的牽連性也比較強,所以比較難於進行預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