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0年10%~30%寄生蟲可能滅絕 對人類並非啥好事

出品|網易科學人欄目組 惜辰2070年10%~30%寄生蟲可能滅絕 對人類並非啥好事據《周刊報道》消息,按保守預測,到2070年,10%、20%或30%的寄生蟲可能絕跡,這可能會產生複雜的級聯效應。它們雖然聲譽不佳,但在許多食物網中發揮重要作用,並調控寄主動物的免疫系統,甚至有助於防止一些病原體的出現和擴散。人類和蠕蟲的關係有時是潛在的共生關係。我們成為它們的寄主,彼此亦敵亦友,它們阻止我們的免疫系統出現自我攻擊,這是在幫助我們。保護寄生蟲的理由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充分。對於大規模滅絕危機,人類通常都傾向於考慮體型較大和有魅力的瀕危物種。較小的生物,如,微生物、軟體動物和其他無脊椎動物,幾乎沒法在人類議程上找到位置。政客、新聞界和民眾幾乎忽略了它們的生存危機。然而,最近一個科學家團隊把這個被忽視的話題推到了聚光燈之下。他們發布了一篇有關寄生蟲滅絕的論文,引發了互聯網的諸多關注以及主流媒體的大量報道。這篇論文由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研究生和研究夥伴們撰寫,作者們多年深入研究博物館的收藏品和其他數據庫后才完成了這項研究。該研究提出了一些令人恐慌的預警,它剖析了人類活動對地球生態系統造成的意想不到的巨大後果,氣候變化帶來了大量毀滅全球寄生蟲物種的威脅,進而對野生動物的生存和人類健康也可能帶來不利的影響。在分析超過457種寄生蟲的數據后,論文作者表示,“按保守模式的預測,單單從氣候變化引發棲息地縮減這一因素來看,到2070年,這些物種中有5%至10%可能滅絕。”如果由於氣候變化和其他人為干擾因素,寄生蟲的宿主物種也滅絕,那麼這種寄生蟲的大規模死亡可能會加劇。事實上,按最壞的設想,多達三分之一的寄生蟲物種可能會絕跡。這項研究表明寄生蟲滅絕可能會產生複雜的級聯效應。壁虱、蟎蟲、絛蟲、跳蚤和吸蟲等寄生蟲雖然聲譽不佳,但在許多食物網中發揮重要作用,並且能夠調控寄主動物的免疫系統,甚至可能有助於防止一些病原體的出現和擴散。科林?卡爾森表示,“寄生蟲對生態系統貢獻頗多。它們在生態系統中的食物網絡鏈中佔據80%的比例,相互作用的物種中它們占絕大多數,也會對宿主群體造成巨大的影響。”他是該論文的主要作者,同時也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博士候選人,研究方向是環境科學、政策和管理學。他舉了一個有趣的例子。在日本,有種寄生蟲會感染蟋蟀和蚱蜢,並操縱它們的行為,促使它們尋找水源。被寄生的蟋蟀爬進溪流的比例比未被寄生的蟋蟀要高得多,從而成為溪流中一種瀕危鱒魚的重要食物來源。卡爾森指出,“事實證明,日本這些瀕危鱒魚的食物中,有90%就是這些蟋蟀。因此行為因寄生蟲而改變的蟋蟀在幫助鱒魚活下去。”關鍵在於,當地球上數十萬種寄生蟲存在很多微妙之處。對於寄生蟲,科學家不了解的事還很多。這就是可怕之處,寄生蟲開始逐漸絕跡,但我們卻不知道正在失去什麼。寄生蟲擁有用來治療人類疾病的巨大潛力。在對抗自身免疫疾病上,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和醫生正在研究一些物種能夠發揮的作用,尤其像鉤蟲那樣的蠕蟲。當這種寄生蟲進入人體內,它們似乎能夠操縱和調節免疫系統,這表明它們可能有助於減輕乳糜瀉、潰瘍性結腸炎,腸易激綜合征等疾病帶來的痛苦。正如利亞?謝弗在Undark網站的一篇報道中寫道:

“對於研究蠕蟲的研究者而言,這表明人類和蠕蟲的關係有時可能並非單向的純粹寄生關係,而是潛在的共生關係。我們成為它們的寄主,彼此亦敵亦友,它們阻止我們的免疫系統出現自我攻擊,這是在幫助我們。”但是,如果氣候變化導致寄生蟲的滅絕,它們就不可能幫我們了。到2070年,10%、20%或30%的寄生蟲因人類文明而絕跡,它們就不可能在各種生態系統中發揮關鍵作用。卡爾森說:“既然我們知道,確實存在這一滅絕率,寄生蟲可能對人類健康造成不可預知的影響。”卡爾森的團隊對已公開的大量寄生蟲數據進行了整理。“我認為,保護寄生蟲的理由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充分。”也就是說,環保組織需要應對一個缺少寄生蟲的未來。而且動作要快。2070年距離我們並不遙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