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O-AOne_人類進化從未停止 通過植入強行提升機能會咋樣?

出品|科學人欄目組 小小早期人類花了數十億年才進化成獨立物種,但這並不是我們的終點。科學家們一致認為,人類還在繼續進化。在人類歷史的大部分時間裡,我們創造的技術已經改變了人類自身。現在,隨着電子設備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發展,科學家們懷疑它們可能真的會影響人類未來幾代人的發展軌跡。這些技術將會推動人類進化,並增強人類能力,但它們也可能讓我們變得更不像人。人類進化從未停止 通過植入強行提升機能會咋樣?美國斯坦福大學神經科學家奇奇尼斯基正在研究一種人工視網膜,以幫助那些失去視力的人恢復視覺。他最近在一次談話中表示:“將來,我們將會設計人類大腦的進化方式,而不是讓它以極其緩慢、隨機自然選擇的方式進化。這種進化將通過開發設備來實現,比如人工視網膜、記憶植入物等,這些設備可以直接連接到大腦上,並擴展我們的能力。反過來,我希望這種強化能讓我們在進化的下一階段做出更明智的選擇,這樣我們的物種就能應對我們不可避免地需要面對的挑戰。”這個想法並不像它看起來那樣荒唐可笑。多倫多大學生物學助理教授布萊克・理查茲表示:“我認為奇奇尼斯基的提議並不瘋狂,這是完全可信的。”人類會用設備推動進化嗎?如果這些預測成真,我們可能不再認識未來的自己。當然,科學家已經發明了能與大腦交互的裝置。比如深部電刺激,可以減輕帕金森氏症和強迫症的癥狀。截肢者可以通過簡單的想法來操作越來越多的假肢。很容易看出,這些技術正在醫療條件下擴展到人類增強領域中。神經學家、執行教練塔拉・斯瓦爾特預測,新一代的設備可以與大腦相接,允許植入的芯片自動為購物買單。這些設備還可以幫助調節我們的情緒或警覺性,或幫助我們識別和減少不健康的行為。理查茲預計,這些設備也將能夠增強我們的記憶。另一些人則做出了更極端的預測,比如科技大亨伊隆・馬斯克,據說他想要將人類大腦上傳至互聯網上,他甚至還為此成立了一家公司,以研發實現這個目標的技術。一個即將改變的社會但就目前而言,能與我們大腦交互的工具都顯得有些粗糙。我們可能會利用這些干預手段來治療疾病和幫助殘疾人,但在很多情況下,科學家仍然無法真正理解這些工具是如何工作的。理查茲說:“從神經科學角度來說,有些最基本的東西反而更加神秘。”專門設計硬件和軟件來增強人類智能的公司Kernel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布萊恩・約翰遜表示:“人類既得到工具的支持,但也受到其限制。我們正處在一個沒有絕佳神經科技工具的時代。奇奇尼斯基看到了這個新興的時代,我們確實有更好的工具,而我們的選擇也是開放的。”人類進化從未停止 通過植入強行提升機能會咋樣?
在由學術機構、公司和政府機構運營的實驗室里,科學家們正在努力改變這種現狀。他們面臨著艱巨的任務,但這並非不可能。理查茲說:“這是一個工程問題:在長時間與大腦中的大量神經元進行溝通時,你如何不會對它們造成損害?這不是一件小事兒,但它的確是一個工程問題。我希望我們能在某一時刻解決它,也許在我們有生之年可以實現。”為了發明一種能夠影響我們抽象思維的技術,研究人員需要從獲得具體數據開始。我們目前的技術還無法提供太多這方面的幫助,尤其是在實驗室高度結構化的情況下。簡而言之,科學家們可能需要對大腦的工作方式有更深入的了解(超出我們的下意識反應),以便讓這項技術發揮更大作用。這種創新看起來就像一種奢侈品,而不是必需品。但約翰遜指出,很快它們可能成為我們生存的必要條件。他說:“智慧是維持生存最強大、最寶貴的資源。我們決定誰允許繁殖後代。我們把所有這些決定都用在其他形式的智慧上。我們對自己的智慧很殘忍。我們正在孕育一種新的智慧形式。”人類進化從未停止 通過植入強行提升機能會咋樣?顯然,他指的是人工智能,有些專家和未來學家認為AI可能是對人類繼續發展的巨大威脅。但約翰遜說:“在沒有人知道未來會怎樣的情況下,人類最安全的選擇就是思考我們如何發展AI。”我們的社會很可能會比我們的生物更快地適應顛覆性技術。事實上,這種情況已經在發生了。科技已經改變了我們如何獲得成功的技能:智能手機意味着今天的孩子需要記憶的東西比他們的父母或祖父母更少,而與大腦直接連接的複雜設備將把這種轉變推向更極端水平。塑造我們自己的未來作為一個物種,人類具有驚人的適應能力。我們進化出突變基因,使我們能夠生活在極端環境中,並從多種多樣的產品中獲得營養。這是長期自然選擇過程的結果,同時也需要技術創新的支持,火讓我們能夠烹煮食物,馴化動物使我們有更多時間休息,衣服能讓我們前往更遠的地方殖民。理查茲說:“我們已經與人類祖先不同,因為我們與科技互動的方式發生了改變。人們擔心這不屬於我們的進化方式,但是人類已經適應它,並且通常會採用這些技術。”隨着科技越來越多地融入我們的生活中,其他力量在塑造我們的過程中可能發揮更大作用。然而,自然選擇是個緩慢的過程。雖然我們不知道技術如何改變我們的生物學,但有一點是很清楚的:近年來的技術革新比我們的生物學變化要快得多。因此,我們有理由質疑,我們是否能夠像我們所創造的數字實體那樣繼續改進。然而,也可能是技術加速了我們的生物轉變。理查茲說:“如果我們達到了你真正具有認知聯繫的程度,比如你可以讀懂我的思想,或者給我些經驗,那麼我們就處在一個所經歷主觀心理層面不再私有的領域。現在你說的是另一種情況。這將是真正的變革,沒有人知道人類會走向何方。”當這項技術到來,並且很可能在此之前,將會有倫理問題需要回答。誰應該對它進行監管,因為從歷史上看,政府遲遲未能跟上技術快速發展的步伐?富人和有權勢的人更容易獲得前沿創新,因此如果有什麼真正的變革出現,我們的社會(或我們生物)會進一步在貧富人群中分裂嗎?我們如何阻止黑客劫持我們的大腦人類進化從未停止 通過植入強行提升機能會咋樣?
就像所有的變化一樣,我們不可能預測它們是否會讓人們的生活變得更好或更糟。斯瓦爾特說:“強化將使我們變得更聰明、更快、更強大,它們將延長我們的壽命。但是,它們是否會讓我們更有創造力、更有同情心、更直觀,這仍然值得懷疑。”約翰遜也稱:“你可以說,人類在管理社會事務方面能力不足。但證據在哪裡?如果我們有了新的工具,也許我們可以成為一個更好的物種。”未來的人類可能與我們今天完全不同。他們可能會關心不同的事情,或者把時間花在不同的東西上,或者過着與我們不同的生活。科技當然會繼續扮演着重要角色,就像今天這樣。但幾乎沒有人能確定它的具體影響。約翰遜說:“當你回顧我們的歷史時,會發現人類在預測未來的時候很糟糕,尤其是涉及到科技如何誕生並影響社會的時候。也許拭目以待才是明智之舉!”強化讓人類非人化?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將來人類身體將可通過生物強化機制提升某些方面的能力,比如智力或人格。可是要接受這些強化,我們可能需要冒着失去人性的風險,僅僅變成了用來增強我們的產品的集合體。在今天出生的大多數孩子的未來生活中,生物強化很可能成為人類社會的一個基本特徵。個性化藥物將使我們能夠以強大而精確的方式改變我們的身體和思想,而副作用要比今天所用藥物小得多。新的機接口將改善我們的記憶和認知能力,擴展我們的感官能力,並可以對更多半智能化設備進行直接控制。基因和表觀遺傳改造將使我們能夠改變自己的外表和能力,同時也能改變我們一些無形的方面,如情感、創造力或社交能力等。這種自我編輯的更隱蔽影響是,它會模糊人與物品之間的界限。原因很簡單:生物強化依然屬於產品範疇。它們需要隨着時間推移不斷推進機器、化學品、工具以及技術進步,它們可能在數年之後就過時了。它們很有可能在公開市場上就能買到。有些產品會更好,也會比其他的同類產品更貴。 但如果我們不小心,我們就會忽略這樣一個事實:這些“產品”正在改變人類自身的關鍵方面。在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我們會進入一種工具思維模式,這將使我們忽視個人的內在價值和尊嚴,並開始將人與市場上的二手車相提並論。人類進化從未停止 通過植入強行提升機能會咋樣?非人化的問題並不新鮮,因為戰爭、殖民主義和奴隸制的悲慘歷史都證明了這一點。但是,由於近幾十年來消費資本主義的加劇,導致人類開始攀比表現,並需要不斷提升我們所取得的成就,這在發達國家的日常生活中給人帶來巨大壓力。廣告、娛樂以及社交媒體鼓勵我們努力變得更瘦、更好、更聰明、更酷。換句話說,就是不斷地讓我們對自己的身份和所擁有的東西感到不滿意。如果人類的生物強化在未來幾十年變得普遍,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上述潛在趨勢將會加劇。人們可能受到更多誘惑,隨意談論“升級”或“為自己選擇更好模式”變成家常便飯。人們不會說:薩拉得到了一個新的大腦植入物,但是她對它的表現很失望的。而是會說:薩拉的升級很好,你注意到愛麗絲始終在圍繞着她轉嗎??任何以這種方式說話的人都越過了一條看不見但又至關重要的界線,即他們對待人類就好像他們是可以評估、測量和交換的商品。這種觀點認為,人類變成了類似於軟件或操作系統的“平台”,其性能可以被提升、建立並被隨意操縱。人格特質成為“功能”,辛苦學來的技能和才能成為“資產”,深層次的個人鬥爭和失敗變成了“負債”。面對這種將人商品化、並採取有效文化戰略來對抗人性的趨勢,將是我們這個時代面臨的最重要道德挑戰之一。那麼,我們能做些什麼呢?首先,你應該堅持和提倡維護人類尊嚴的個人哲學。你應該拒絕這樣的思維方式,即它們把人類的思維方式簡化為性格或成就的集合體。並提醒自己,你絕非性能列表的集合體,你的價值不在於你的特別能力,而在於你個人不可言說的整體性。儘管人們可以量化你的實力、表現或智力,但你的個人價值卻無法在記分板上計算出來。其次,將現有的強化對準正在進行的關鍵評估改進。在你的日常生活中,設備變得越複雜,你就越難以想象生活在不同模式中的場景。例如,我們越來越多地意識到,在智能手機上不斷出現的注意力和情感成本,似乎並沒有轉化為使用它們的能力。一旦複雜的物質和化學生物強化因素成為身體內部和身體的一部分,試着檢查“選擇退出”的成本和收益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棘手。簡而言之,我們需要相當激進的想象力,設想這樣的現實:我們日常生活中許多最基本的工具和習慣被暫時移除。這可能是一種半嚴肅、半開玩笑的探索,通過這種方式你可以觸碰你習慣性的自我邊緣。

最後,為自己選擇合適的增強方式,而不僅僅是為了競爭或成功。在選擇特定強化時,你的第一個問題可能是:“這讓我做了哪些我以前做不到的事情?”但另一個問題會更好地為你服務:“這種新能力對我的整體生活質量有何影響?”有些人可能會嘲笑你是個勒德主義者或保守的浪漫主義者。但目標是合理的,即放大美好生活中真正重要的事情,而不是簡單的提高存在感,並從這個角度來評估每種強化的利弊。?作為人類,我們不僅僅是為了滿足需要而使用外部材料工具的有機生物。這些工具和技術已經成為我們的一部分,因此我們需要對我們使用什麼以及如何使用它們保持謹慎。人與產品的模糊化已經廣泛存在,在某種程度上,它已經成為社會不可避免的特徵。但是生物強化的出現將這種現象帶到了另一個層面。如果我們要反擊它,我們必須在今天開始向自己提出一些更尖銳的問題,並付諸實踐,這些選擇和創新將使我們保持最具活力和創造力的人類,這可能是才是真正的強化意義所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