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O-AOne_王小川在紐交所接受採訪:搜索行業需要挑戰者

科技訊11月9日消息,美國東部時間11月9日上午9:30,中國第二大移動搜索引擎搜狗公司在紐交所上市,搜狐集團董事局主席張朝陽、搜狗公司CEO王小川在敲鐘之前接受媒體越洋視頻採訪。王小川在紐交所接受採訪:搜索行業需要挑戰者
王小川表示,自己心情是激動的,上市是對14年工作的總結,是一個里程碑。現在是一個時機,可以整理過去,開啟新的里程。他同時表示,對搜狗未來的發展非常有信心。搜狗從2003年發展搜索,14年的時間,到現在非常紮實,收入到利潤都處於非常健康的狀態,以後發展會非常好的。他表示,搜狗的快速發展與行業希望有另一個搜索公司打破壟斷格局有關,作為挑戰者,搜狗接下來在重新定義搜索上會有突破性的發展。王小川表示,搜索在AI時代有巨大的突破空間。搜狗曾經有輸入法、瀏覽器、搜索三級火箭布局,這個布局幫助搜狗獲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搜狗的“三級火箭”模式是在PC時代的戰略,在AI時代,搜索將變成一種服務。比如變成用戶的私人醫生、法律顧問等等。王小川表示,搜狗在AI方面已經有清晰的方向和應用場景。“搜索公司本身就是擅長做AI的,相對於競爭對手,用它1/10、1/20的人就能夠使得我們在市場份額產品技術中取得不斷的突破,關鍵點是我們有清晰的方向以及使用的場景。輸入和信息獲取,不要小瞧它今天只是一個“輸入法”或者“搜索引擎”這麼兩個詞,這是人本身信息輸入、輸出的通道,甚至是一個操作系統。《黑客帝國》中的Matrix最終其實就是整個機器接管了人信息的輸入、輸出,在這個領域裡面人工智能能夠幫助我們改善人和機器本身交互,能夠聽懂你,能夠給你合成的信息,包括理解你的意義之後,在背後做強大的推理和計算,因此在這方面我們已經有非常清晰的場景,AI技術可以使得我們產品有巨大的升級和突破。”目前,在線搜索公司主要的盈利還是靠搜索帶來的廣告收入。王小川表示,未來能夠給搜索公司帶來收入的業務還包括信息流、用戶畫像等,主要是通過大數據分析幫助用戶做判斷,從而能夠創造價值。張朝陽也表示,王小川在少年時期就是計算機才子,搜狗團隊是一個技術特別牛的團隊,搜狗的技術文化在影響搜狐,對搜狐提升很大。
以下為採訪全文速記:記者:小川,現在的心情如何,能不能用幾句話形象表述一下?這次敲鐘帶了哪些人,為什麼?王小川:搜狗從2003年開始做搜索到現在已經經過14年的時間。我們做得非常紮實,現在搜索引擎已經取得了17.8%的市場份額,而輸入法到現在每天有超過4億的用戶。有這樣紮實業務的基礎,我們認為往下能夠繼續做更多創新,不管是從對用戶的服務還是收入利潤上,都是一個非常健康的狀態,有這樣的一個突破和積累,往下還是能夠發展得非常好的。心情當然是非常激動。IPO是對於過去14年工作的總結,更是里程碑。搜狗已經經歷了很多里程碑事件,包括我們重新定義了輸入法,在搜索上也取得了一定的市場份額,IPO對於我們來講是一個契機,能夠整理過去,開始新的里程。記者:請問張朝陽先生,搜狗從搜狐的部門到獨立上市,您怎麼看待搜狗這些年的發展,對小川是怎樣的評價?請問王小川先生,招股書裡面提到騰訊給搜狗帶來大概有38%搜索的流量,您怎麼看待和騰訊的關係,未來如何提升搜狗自身獨立造血的能力,在三年之內趕超百度搜狗靠什麼?王小川:搜狗從2003年開展業務,到2006年發明搜狗輸入法,包括搜狗搜索在2000年之後已經取得了很明顯的進步。騰訊把我們作為一個很好的合作夥伴,選擇我們給他們提供通用搜索的服務,以及給我們提供了很多支持。我們得到騰訊的支持,有30%多的流量是從騰訊過來的。最近兩年時間,包括手機廠商和其他合作夥伴也對搜狗非常認可,其間我們的流量取得了巨大的提升。行業蠻希望有另外一家搜索引擎公司去打破壟斷者的位置,現在它們很開心的看到了有這樣一個挑戰者能夠重新攪動中國搜索格局,搜狗自身擁有完整產品技術創新能力。因此在往下兩年時間裡面,搜狗在輸入法和自有搜索的流量,以及重新對搜索定義理解上會有突破性的發展。張朝陽:小川在少年時期就是計算機的天才,獲得國際信息學奧林匹克的金牌。搜狗整個團隊是技術特別牛的團隊。我們非常幸運的是,14年來精抓技術和產品,使得搜狗技術和產品做的很棒,符合今天的市場需求。搜狗輸入法的發明其實是一次重要突破,和以前紫光和微軟的輸入法不同的,這個輸入法是把天下所有輸入行為和文字行為都用搜索引擎進行研究之後做的,這裡面體現了大數據的應用。還有就是把搜狗拆分,創造出來這樣一個實體,小川團隊他們有創業精神,一直保持創業文化,包括後來騰訊加盟,他們也有很大資源的提供,貢獻了搜狗到今天的成功。希望基於人工智能的技術,搜狗能降低人機溝通成本,重新定義搜索的概念。記者:搜狗現在上市了,之前有四大業務條線,更多還是搜索在整體的收入各方面比例都是最大的,現在上市以後咱們給投資者講什麼樣新的故事呢?還是原來以高份額的方式發展嗎?現在境外投資人對咱們的評價和看法是什麼?王小川:輸入和搜索是人的兩個最基本跟信息打交道的通道,一個讓你表達,讓機器聽懂你說的話;一個是讓你獲得信息。沿着這個軌道,在今天這個AI時代,有巨大可以突破的空間。輸入不是簡單的敲字,可以用語音,能夠理解你在說什麼,其實是在做人機交互――現在做了非常多的技術積累。而搜索之前是尋找鏈接的過程,隨着技術的發展,它會逐步具備提供推理、知識、答案的能力,會變成一個問答的引擎。最終的機器可以跟人深度交流,進行互動,提供答案和知識。機器會變成你個人助理,一個虛擬的百科知識全書。因此在這個世界中,不要小看輸入法和搜索今天的樣子,它們在今天的技術發展趨勢裡面有非常重要的位置和使命。投資人對搜狗現在有兩方面的理解,一方面大家看到了騰訊對搜狗的認可和加持,這是對我們之前肯定;也有一些投資人開始理解輸入法的意義――對西方這些投資人、大眾而言,輸入本身不是一個瓶頸問題,當他們一旦理解中文輸入的意義之後,會發現這會有更大的機會,這是中文的困難,我們解決它反而能夠帶來一個更領先的機會,可以實現跨越性的發展。記者:有兩個問題。請問張朝陽先生,搜狗業務上市對後續搜狐整體業務模式發展模式會有哪些影響?請問王小川先生,從2016年到2017年搜狗業務提升很快,這其中人工智能在當中扮演怎樣的角色?張朝陽:搜狐和搜狗,搜狐是搜狗的大股東,在財務上搜狗的上市和業績良好的表現將會直接反映到搜狐的財報裡面,尤其是盈利。這對搜狐是一個利好的消息。整個搜狗的技術文化,在最近幾年正在影響搜狐,搜狐產品技術團隊也在提升,近幾年提升很大,在新聞、信息流、視頻領域都有所作為。在大數據方面,搜狐發揮內容的優勢,而搜狗又有大數據引擎和用戶畫像各個方面的優勢,其實有很多合作的機會,去創造出不一樣的信息流,或者獨特的信息流的機會。王小川:搜索公司本身是AI公司,有能力處理大數據,有很高的計算力,應用最前沿的算法,深度學習到來之後我們第一時間就可以把這樣的技術轉化為我們的生產力。所以我們一方面有非常清晰的發展roadmap,我們在這些技術裡面不僅取得領先,而且用到我們產品里去了。比如語言識別,在深度學習領域最簡單的技術,搜狗因為有搜狗的輸入法,不僅輸入文字,在語音輸入上每天都會處理超過2億次的語音請求,這在平台裡面也是最大的工作。而且語音輸入不僅可以用於輸入法,本身也可以使得搜索變成語音的搜索,我們很自然的把這種技術用到了我們產品場景中去。還有機器翻譯,現在我們的輸入法可以讓用戶敲中文、說中文的時候能夠直接輸出英文的內容。一些朋友在海外工作已經體會到這個產品的便捷。在搜狗搜索引擎中輸入中文的時候有英文搜索的頻道,可以獲得全球英文檢索的內容,並且實時的翻譯成中文,不管是摘要還是全文,都可以進行中文閱讀。更遠一點,在自然語言理解裡面,這是AI技術最前沿的領域,我們也投入非常多,搜狗輸入法和搜索天生是和語音打交道的,我們的搜索目前已經有5%的問題,不管你用文字還是用語音問問題的時候,都可以直接指給你答案。未來我們將不斷提升問答中精準答案覆蓋的能力,問答會是未來搜索的形態。張朝陽:做一個比喻的話,從輸入對語音的識別、圖像的識別計算,相當於我們大腦的延伸,耳朵聽覺和眼睛視覺的延伸。搜索引擎AI技術帶來更加智能的回答和思考是大腦前額葉和海馬區的延伸,對自然語言和人類認知的挑戰是AI最為領先的。整個搜狗的輸入和搜索,以及我們要重新定義搜索,來重新使得我們人類的大腦獲得一個延伸。前所未有的,人類未來將會根據AI的發展,在機器幫助下人類變得越來越聰明,解決人類面臨更多的問題、挑戰和機會。記者:搜狗的招股書中多次提到人工智能這個關鍵詞,而且BAT已經在人工智能上做了大量的布局。搜狗要重新啟航,未來在人工智能這塊的新的產業應用以及人才引進方面有哪些具體的規劃?王小川:搜索公司本身就是擅長做AI的,相對於競爭對手,用它1/10、1/20的人就能夠使得我們在市場份額產品技術中取得不斷的突破,關鍵點是我們有清晰的方向以及使用的場景。輸入和信息獲取,不要小瞧它今天只是一個“輸入法”或者“搜索引擎”這麼兩個詞,這是人本身信息輸入、輸出的通道,甚至是一個操作系統。《黑客帝國》中的Matrix最終其實就是整個機器接管了人信息的輸入、輸出,在這個領域裡面人工智能能夠幫助我們改善人和機器本身交互,能夠聽懂你,能夠給你合成的信息,包括理解你的意義之後,在背後做強大的推理和計算,因此在這方面我們已經有非常清晰的場景,AI技術可以使得我們產品有巨大的升級和突破。像Charls講的一樣,我們會對搜索引擎重新定義,我們重新定義輸入法,今天我們已經再次重新定義輸入法的未來,在信息輸入輸出裡面以語言為核心,帶來了更方便的人機交互和知識的計算,延伸輔助人的視覺、聽覺以及輔助大腦工作,這是我們現在非常有利的地方。現在也有很多公司在講人工智能,有很多這種技術布局。但是搜狗在這方面,不管是參加國際比賽,我們拿到翻譯、對話的第一名,更重要的地方是我們已經開始在我們產品裡面有節奏、突破性的使用了,這是在國內以及全球領域裡面都是少有的,這也是輸入和搜索這個場景帶給我們巨大的機會。張朝陽:我的理解,如果說一些競爭對手推出一些硬件或者什麼智能的東西,他們把人工智能用在了動作、空間的轉換和控制方面,而搜狗的人工智能是直接來延伸人類的大,是解決你的思維。王小川:比如說現在一個設備能幫你播放音樂,或者幫你開個燈、關個燈,只是用這樣的設備控制它,並不是真正我們理解的智能服務,只是交互更加自然,這件事情上我們本身有足夠的積累,更重要的是以搜索為核心對知識的理解,以語言為核心對知識的積累。語言是人類幾萬年來發展出來獨有的能力,是對整個世界的抽象,像我們對話裡面就有思考和知識,包括大家讀書的時候,也是用語言可以讓你最快的獲得這樣一種信息。因此語言是搜狗發展AI的核心。張朝陽:實際上在深度學習對圖像識別和語音識別這是一個小的例子,更大的挑戰在與自然語言的理解,語言太離散了、太難算了。王小川:大家覺得目前AI能做的事情已經很驚艷了,能夠把人的語音翻譯成文字。其實這是簡單的事情,這個我們已經突破了,下一步要突破的是對語言理解的本身。記者:想請問一下。從PC時代三級火箭戰略發展到目前移動端的AI戰略,貴司整個發展過程中您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麼?目前AI在公司內部屬於一個什麼樣的位置?上市以後AI的產品落地方面有什麼亮點?王小川:搜狗對於這樣的技術概念很少提,但卻是用得很深,比如說輸入法之前的大數據的應用,輸入法就是大數據的產品,輸入法上後來是雲計算的產品,當你敲擊複雜的拼音串的時候客戶端的能力已經不夠了,客戶端只有80兆的存儲能力,雲端上已經有了上T的存儲、計算的能力。再到後來輸入法的皮膚,也是中國最大的眾包的社群,我們用的10萬款以上用戶上傳的皮膚,本身搜狗在技術理念、產品理念是有足夠大的延伸,之前提到的三級火箭是蠻自然的選擇,我們知道怎樣把這個技術變成最終的產品服務。三級火箭確實是PC時代的產物,在移動時代裡面我們可以看到,AI的戰略直接使得你的輸入和信息的獲取從一種工具變成一種服務。工具是你讓它幹嘛它就幹嘛,輸入法你敲字的時候,你敲“京東”不會給你“淘寶”,未來輸入也好、搜索也好都會變成智能服務,會延伸你的思考,幫助你選擇、判斷。因此我們的智能服務核心是由工具向服務的轉化,這是我對於AI的理解,機器做決策。張朝陽:尤其在垂直領域,應用回答問題會非常精準。王小川:語言是最難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圖靈測試,如果兩個人能夠進行對話,分辨不出是人還是機器,在各個領域裡面,我們認為機器具有了強人工智能或通用人工智能。這個時代離我們還有距離,當我們沒有辦法在所有領域做到的時候,就選擇垂直領域,比如說醫療、法律,在這些領域裡面可以通過大數據的使用,包括像Deep learning的使用,還有像知識圖譜的使用,以及對於醫療文獻、醫療病例數據、法律判例,在這些垂直領域學習之後,它就可以像醫生、律師一樣產生智慧的服務。張朝陽:垂直領域這種結構化數據和大量數據存在,將會使得搜狗成為你的私人醫生、律師或者法律顧問。記者:搜狗在招股書上寫關於垂直領域的競爭,BAT以及今日頭條,它在信息流上投入都很大,您怎麼看待這一塊對搜狗流量、收入上的影響,搜狗怎麼應對這種競爭?現在的搜索公司的廣告營收佔比都很高,怎麼尋找廣告業務之外的收入來源,這一塊怎麼考慮?未來搜狗想象空間在哪裡?張朝陽:信息流和做搜索或者提一個問題是同樣一個人在有事乾和沒事幹時候的兩種行為,都是對時間的分配。信息流是子裡沒有清晰的想幹什麼的時候就滑動着去看。我們已經開始做,搜狗在這方面很有優勢,輸入法的數據量是非常大的,我們對人的用戶畫像是非常了解的,在對於人群的需求上是很有優勢的。而在搜索必須是子裡清晰的說想知道什麼,落實到輸一個關鍵詞。但是未來你腦子裡不用很清晰,你說一句話搜索引擎就可以幫你回答問題了。有時候你會把看信息流的時間分配過來,可以更具體地在生活中進行一些事情的處理,而不是說無聊地使勁看視頻、使勁滑動信息流。當然兩個方面都是很重要的,也都是我們都是要做的。搜狐在內容提供上是有優勢的,搜狗在技術上有優勢,雙方有合作的潛力。王小川:關於收入的問題,我們有一個簡單的理解,本身這樣一種商業收入是創造用戶價值自然的延伸,我們處於行業搜索是機器幫助人做選擇、決策,機器幫助人選擇決策過程中自然就有商業的模式,搜索是你輸入關鍵詞之後機器幫你做選擇,信息流是你不知道想要什麼的時候,機器幫助你畫像幫你做選擇,是這樣的一種商業模式。因此長遠來看,AI時代間AI的巨大應用就是讓機器變得更聰明,更能夠幫人做選擇判斷,垂直服務能夠像你私人醫生、一律師一樣工作,那就是機器又上升到一個新的地步,不是給你什麼鏈接,而是對於支持有更多分析和推理,幫助你做出判斷、選擇,這裡自然蘊含著巨大的商業價值。張朝陽:我理解對於信息流這些東西,一方面商業模式是中小企業信息流廣告或者搜索關鍵詞的定價廣告,但是當你對垂直領域提供了特別有價值服務的時候,你已經給用戶提供了更多的價值,就像網絡劇視頻要收費一樣,其實垂直領域的醫生和律師是可以收費的,就是月租。王小川:中國互聯網發展在某些領域已經遠遠超過了美國,比如說像支付,這個時代已經遠遠不同了,以前我們很苦惱,我們的服務是沒有辦法相互收費的,只能做廣告的模式,先從視頻開始,然後到網上搜索的,現在是深度服務,有機會跟個人去收費。記者:請問王小川先生,您覺得在AI的布局多長時間會為搜狗帶來回報,隨着AI技術的發展,搜狗和百度的差異是不是會越來越縮小?王小川:我們AI路徑很清晰,是圍繞語言為核心使得人機的交互更加的自然,以及讓機器更加聰明,能夠對於網上這樣一種知識進行計算,所以我們稱為“自然交互”和“知識計算”,使得我們的服務更加智能,這是我們很清晰的布局,其實想象力已經遠遠超出我們今天的搜索或者一個輸入法,成為你個人助理。我們的路徑裡面提到的“自然交互”和“知識計算”已經持續在投入,像2011年我們做語音識別,這已經充分運用到我們產品中里去了。包括翻譯、對語言的理解,垂直領域的知識的積累,本身對我們產品就是在逐步進行升級,比如說現在的搜狗搜索裡面,我們在醫療方面就不是直接給廣告,我們力所能及地給你提供權威的信息和答案,而不是先給提供醫療或者普通的內容。這使得我們健康相關的內容佔比比競爭對手高出了1倍,這部分的這種需求我們仍然不夠滿意。現在只是給你信息,對老百姓來講還是醫療是個特別專業的領域,往下我們會繼續升級這樣的能力,使得只給你權威信息變成像醫生一樣給你做判斷、做建議。所以,搜狗這個場景已經捕獲了用戶在日常生活當中非常廣泛的問題,有醫療的問題、法律的問題、教育的問題、娛樂方面的問題,在每個場景裡面進行深化的時候都能夠延伸出來更加智能的服務,所以這樣的場景是作為我們的母體,所以我們不用着急找客戶在什麼地方,現在很多做醫療的公司在想怎麼拉流量,而我們現在是用戶已經來了,我們只要努力把服務做到更好。

記者:搜狗以後會不會發展金融這方面相關的業務?王小川:我們在這方面有布局的想法,今天的時代,我們對人的消費已經開始進行數字化、信息化,信用卡發展到現在本身也是在金融服務裡面最入門級的應用,能夠對用戶提供金融上的借款、服務,往下我們會探索小額貸款到保險能夠進入到這種行業,搜狗有一天超過4億的用戶在使用,覆蓋了中國接近一半的用戶每天在用我們的產品,產品裡面積累了大量的數據對用戶進行畫像,這樣的用戶規模和對用戶深度的的理解,我們是有能力對於用戶的理解和服務裡面做巨大延伸的,在信息的處理裡面我們可以嘗試更多的方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